《JMEN》

THE WINTER ISSUE 2015/2016

AVAILABLE NOW

立即訂閱

眼前的李治廷,同樣是 80 後,但跟身邊的 80 後大不同,簡單來講:小學讀英基、中學讀英皇佐治五世、大學讀英國 Imperial College,其實都幾 blue blood。靚仔、大隻、歌又甜,原先以為成長必然事事順心,偏偏他的一句話透露了他的青少年時代:「我從聽歌到著衫都跟我那個年代沒多少關係!」從小如此英皇氣長大,他卻笑說自己其實是個「死口靚仔」,由細到大愛踩著roller滿街跑,踩入商場被保安追住鬧,愛上 X Japan 玩 Heavy Metal 音樂,染黃兼蠟起個 punk 頭,講舊時其實不過幾年前的事。眼前的他一派溫婉,連歌聲也變得深遂,「我的人生很多事情其實都是從電影上學過來。」那種內歛與冒險精神教人想起飾演過的李小龍,近日演唐高宗李治:「憑著真理,不要怕跟這個世界衝突,要放手去拼、放膽去愛。」他是聽到同代年青人的聲音!不要看他外表不溫不火,心裡邊,還是有團火!

大音

我們看到有馬來西亞混血的李治廷有個挺異國情調的英文名 Aarif Rahman,他卻自言是個百分百香港仔,小時候本來對香港沒多少感情,後來去英國唸書才知道香港的好,「現在每次去外地工作回到香港,我覺得香港其實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地方。

「80-90 年其實英倫很多 band sound,但我是 87 年出生的,所以剛剛錯過了最風起雲湧的那個年代,那時香港國際學校都是聽美國音樂,我聽 Oasis 已是他們差不多拆伙的年代。我聽美國也多數是 rock & roll,不過少年時代最受影響反而是日本的 X Japan 重金屬樂隊,因為那種搖滾和影像都很震撼;那時開始玩 heavymetal 好幾年後才玩 rock,當時一頭金髮很 punk 的樣子,我從來聽的歌曲、著的衫都跟我自己當下的年代沒有多少關係,哈哈!

「無論是電影還是音樂,我想我追尋的是一個真理,我好希望自己可做到,真理是超越文化地域,人與人最真的聯繫,總是會回到愛的主題,《治愛》這張碟不只是講愛情,而是大愛帶給人們的力量。記得有位哲學家說的:『想做好一件事,有負面態度會很快失敗。』真的很愛一件事才會三天三夜不睡覺去做,為了理想,你去得幾盡?」

 

真心

香港音樂現在是變得多元化。

「我的確有一段時間沒唱廣東歌了,最新在國內推出的《治愛》也是國語專輯,我並非感到香港樂壇衰落,這句說話我亦聽了有十年,我時常覺得人們將 focus 放錯了在樂壇之上,我認為應該是放在音樂之上。你問我,我覺得香港這幾年的音樂是好到不得了,幾多靚 band 冒出頭來,五年十年前大家都掛著聽主流音樂,所以才掩沒了 band sound 及 indie music,現在像 Supper Moment、觸執毛都是我很欣賞的樂隊,香港的天皇巨星雖然少了,但我聽到的音樂卻是愈來愈好的。

「現在喜歡玩 Canto-pop,人大了玩這些也是對的,好像沒有那麼多憤怒,從前玩 rock 的年代我真的是個『死仔』好有火,今天會想憤怒是否解決問題的最好辦法?今天會想自己既然對社會有多少影響力,我就有這個責任,若然有一班人跟從我的生活理念,我想給多點正能量喜歡我和我的音樂的人。大城市長大今天一點不輕鬆,我的歌不應該將此壓力推到更盡,我不想用我的歌去搧風點火,人們聽我的歌應該是緩和到生活壓力的。

「每一代都有自己的問題,我這一代在香港長大實在很幸福,難題總會有,在每個地方成長都會有,我們沒有天災人禍,我們應該盡量正面一些,自已要安好自己的心情,去面對社會的衝擊,無論怎樣困難都一定會有解決的方法。我看到很多同年代的年青人出來搞社會運動,各人有各人的取向,我覺得大家都應保持正面,努力去增值自己渡過此難關。」

(此乃節錄文章,全文請参閱#61《JMEN》)

 

TEXT_CHO MAN WAI
PHOTO_OLIVIA TSANG
ART DIRECTION & STYLING_HO SIN WAH
ASSISTANT_CHARLES WONG
HAIR_BLUEDY WONG(HAIR CULTURE)
MAKE-UP_BILL CHAN(A&V MAKEUP SCHOOL)
SPECIAL THANKS_MUSUEM CONTEXT FOR THE WONDERFUL PROPS


Comments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