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JMEN》

THE WINTER ISSUE 2015/2016

AVAILABLE NOW

立即訂閱

2013年10月,王維基和港視因為「一籃子因素」失落免費電視牌照。那年最紅的電視劇不是《選戰》、也不是《導火新聞線》,而是被譽為「神劇」的日劇《半沢直樹》。當人人都迷上「半沢直樹」,把「加倍奉還」、「百倍奉還」掛在口邊,《JMEN》卻想起曾幾何時,香港也有過一套可一不可再的「神劇」《大時代》和一個可一不可再的神級角色「方展博」。這天劉青雲穿上畢挺的西裝,把玩著手中的鈔票,剎那間彷彿再一次進入「方展博」模式,正要隔空跟半沢直樹分享他的「奉還」哲學:「我不是不想報仇,但如果我要報仇的話,我要好勤力才成。」這是劉青雲從《大時代》銘記至今的對白,在他眼裡,一切都是如此的顛倒——電影拍攝的啟始與完結;人生的高峰與低潮......「這是最好的時代,這是最壞的時代」,不但是Charles Dickens《雙城記》的開場白,也是劉青雲的人生觀。

TEXT_BALL

PHOTO_JERRY CHOI

ASSIST_KWONG

ART DIRECTION_TING SHIE & STEVENRIVER

STYLING_HO SIN WAH

ASSIST_JACO TANG & STEPHANIE LI

MAKEUP_MONIDA TSE

HAIR STYLING_JUN HO(SUAVÉ)

 

再遇「方展博」

《半沢直樹》讓堺雅人走紅,人人都把焦點放在他的身上,忘記背後原創故事的小說家池井戶潤,這天劉青雲卻再一次把《大時代》功勞歸於韋家輝。「《大時代》完全是韋家輝一個人的功勞,我拍《大時代》也完全因韋家輝而起,當時我已經離開了TVB,工作也不多,韋家輝卻找我回電視台拍《大時代》,當時的經理人卻勸阻我,因為要從電視演員轉型、過渡成為一位電影演員,過程是好漫長的,尤其要在觀眾腦海中洗去那陣『電視味』。經理人覺得既然我已經離開了電視台,好應該把所有的精神放在電影。其實他說的一字一句都是十分正確,但我卻說『不能!』因為韋家輝是一位非常出色的導演、監製,但他從來沒有找過我,為何拍這麼多齣劇集? 我從來不曾佔一角? 從來沒有。所以我跟經理人說,『唔得!我一定要回去拍大時代。』理由就是這樣簡單。這就是別人認為和你自己觀點的分別。我其實完全是因為『條氣唔順』。」

報仇雪恨後,往往得到的不是解脫,而是一片空白。劉青雲自言在演戲生涯中也出現過兩次的「空白」,兩次都是多得韋家輝所賜。「當拍畢《大時代》最後的一場戲,是街景來的,我躺臥在街上,大概有30 秒,接著我去了一間叫尖沙咀喜來登酒店的Someplace Else餐廳,現在已結業了,叫了一客牛扒和一杯紅酒,但我吃不下、喝不下,這是我做演員以來第一次覺得我是否可以轉行,做其它職業,就像跑完馬拉松的人,衝過了終點,不知道自己跑第幾,他也不在乎,總之他完成了很漫長的馬拉松比賽,感覺就只有完成了,腦袋一片空白,能量耗盡,這是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。好自然便會想是否可以做其它的事情或職業呢?」

 

顛倒的視野

《半沢直樹》教繞我們如何走出谷底,可是根據劉青雲的定義,谷底可是在我們的頭頂之上。「挫折其實經常都有,但我是一個不會特別自己去想目前身處谷底或是怎樣的位置。我用一個好簡單的想法:當人人都覺得我好紅時,我便在谷底。當我手握著獎座時,我便在谷底!因為人總要往上行,每一次走完一段路,達到某種成就,都不過是重新到達另一個起點,也就是谷底。如果你覺得我好慘,連戲都沒有得拍時,好多人面對這種困境都會自怨自艾,但我覺得這不是谷底,因為你正準備『發射』!只要你不放棄自己,一個機會就足以讓你如箭在弦起飛。每當你覺得自己在人生的最低潮,你更應該準備好;當到達頂峰,反而你要擔心下一步是怎樣,才能阻止自己往下跌。這是我對人生的觀點。正如電影界有一段時間一蹶不振,那時候反而電影人個個不斷埋首創作,因為看不到出路,便甚麼都要試,直至找出新方向『殺出去』為止。相反,當是是但但拍一套電影都有幾千萬票房時,人人便是是但但地拍(電影),你說,究竟哪一個才是最好的時代?」「豈不是說目前我們正生活在『最好』的香港?」我問。劉青雲笑而不語。



Comments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