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JMEN》

THE WINTER ISSUE 2015/2016

AVAILABLE NOW

立即訂閱

每次看到香港運動員揚威海外,跟他們談上幾句,總會牽扯到香港政府到底對推動香港運動做過了甚麼? 也許對於一級方式程賽車,這個政府真的識條鐵咁多!看過《一級雙雄》(Rush)方會了解到 FORMULA 1 是關乎個人的意志、力量與夢想,這些都是我們認為九十後一代缺乏的素質,偏偏九十後的方駿宇 (Adderly) 就是這樣一個擁有無比堅定意志、強大精神力量、追尋夢想不停步的小伙子,而當問到撞車有何可怕,他緩緩答了一句教人心也為之溶化的話:「最害怕會失憶,最不捨得是跟女朋友的記憶。」

TEXT_CHO
PHOTO_LOTUS F1 TEAM

不捨的記憶

方駿宇 15 歲那一年跟着父親前往「珠海國際賽車場」參加了保時捷所舉辦的活動日,第一次到賽車場參觀小伙子相當興奮,從此找到了屬於自己的世界,他特別注意到了方程式賽車,對其機械結構感到極大的興趣。「我細個時最多玩模型車,後來都有玩爬山單車,但其實我不算很大膽,不敢玩得太盡。開始賽車時感覺既恐懼又興奮,那時以為不過像打遊戲機一樣,不過多了點離心力,其實真車跟打機差很遠,賽車會有強大的震動與汽油味,令人忘我地愈踩愈盡,還有剎車皮的氣味與車軚的氣味,都令我聞到有回到家的感覺。」

然而這親切的氣息背後也有著不少受傷的記憶,他回想起來依然面部表情扭曲著說:「我鬥過一場比賽,車內爆了一條熱水管,全架車充滿沸水,一剎車就全部沸水流下褲子,整隻腳燙滿了水泡。其實我們賽車的人一般不怕熱,跑完的車引擎很燙手一樣摸下去,但那次我是真的感受到熱力的可怕。基本上車手穿上三層防火衣,底衫底褲一層,防火衣是雙層的,但是全是不吸水的,所以沸水都流到腳上去。」

22 歲那年他如願成為一位賽車手,參與不同世界賽事,然而賽道不是恆常地平坦無障礙任意飛翔,2008 年他在德國賽道上跑 10 幾位,前邊的車油缸爆了,令尾隨的他車子打滑,剎停下來後無法再開動,到處是剎車的煙與汽油,後邊一輛高速跑車突然撞過來,「上一刻我見到一輛車飛撞過來只差一米,下一刻我已經失去知覺,我昏迷被送入了醫院,晚上醒過來,原來醫生怕昏迷了就會停止呼吸,因此叫護士晚上每小時要叫醒我一次,haha! 這才是最辛苦。我那次也沒有想過 maybe this is my last moment,只是怕昏迷會失憶,最不捨得是跟女朋友的記憶。」他又細細解釋今天的賽車其實挺安全的,整個車廂內籠有 3 吋厚的鋼板保護,比保險箱還要安全,只是怕太高速撞向鐵欄,頭會在頭盔內劇烈震盪爆微絲血管,才會造成失憶!

學業與賽車

談到近日看過的電影《一級雙雄》(Rush),故事講述 1976 年的一級方程式賽車賽季,英國車手占姆士‧ 亨特和衛冕冠軍奧地利車手尼基‧勞達爭奪世界冠軍的激情故事。他說自己很明白車手精神壓力很大,然而好的車手 EQ 十分重要:「大壓力不會導致我犯錯。我記得比賽至今最緊張一次是去年澳門大賽,真的整個人全身震,好友車手們都過來安慰我,叫我冷靜些。那次我跟馬來西亞車手熊龍僅差 6 分,第一第二名將會差七分,即是我們誰先誰後就決定全年錦標就在這一站定勝負。後來熊龍炒車了,我要 keep 住頭位由頭帶到落尾,那次又落雨,所以到今天仍記得那次的緊張。」

2008 年歐洲著名車隊 Performance Racing 選中了方駿宇做為德國三級方程式大賽的正式車手,並於德國、英國、荷蘭等第進行 9 場一共 18 回合的比賽。此時方駿宇正面臨了英倫的大學考試,這是他十分喜愛的 "Moto Sport Engineering" 大學課程,那天 11 位導師坐著聽他解釋要改期 exam,10 位老師都答應了,唯有一位老師說你要選擇回來考試或賽車,他只得毅然放棄考試。「我想未來我一定會回到大學讀完剩下那 4 個 credits 就可拿回大學學位,父母最終都希望我大學畢業,這是今時今日最基本要求。我的大學校園生活記憶不多,倒是英國早晨零下氣溫試車的記憶最多!」

一級與中國

月初剛滿 25 歲的方駿宇,最近用兩個月時間將體重已由 86 公斤減至 72 公斤,但仍與一級方程式車隊目標相差 4 公斤,他要放棄不少美食:「我最愛的意大利和日本菜對體重會有影響,這是必須犧牲的。」這天週末他卻放鬆心情大吃起牛扒來,輕鬆地笑說可以地獄式減肥很快,但會影響自己駕車失神。「開頭那些磅數容易減,到最後那幾磅總是最難減的啊!」

這幾天他終於來到上海站與剛加盟的蓮花車隊一起練習,方駿宇更與不少一級方程式行內的麥拿倫 (McLaren) 和印度力量 (Force India) 車隊領隊傾傾偈,他解釋每一天車手都會總結該年成績,然後重新開始加盟不同的車隊,自己就轉過不少車隊。「每個車隊都有不同的性格,set 出來有些跑車很推頭、有些很甩尾,亦每個 team 每年給你的條件都不同,一般都是每年都會傾新車隊。每年是一個新的 start,2005 已很喜歡雷諾車隊,就是今天的蓮花車隊,這個肯定是其中一個夢想車隊,但終極想去法拉利車隊,從小到大喜歡紅色的法拉利。

「F1 全年有 19 站,休息只有兩個月,但也不代表這段時間可放鬆,所以是一整年的努力。」作為蓮花F1 實習車手一員,方駿宇將主力在位於英國牛津郡的基地駕駛模擬器,助車隊收集數據,研發和改善全新 E23 混能戰車。從 22 歲正式做職業,他希望 27 歲前就想正式出戰 F1 正賽,「28 歲已經 too late。若不能達成願望,新的路可能是投入房車賽,我這個人沒其他興趣,即使未來怎樣都想跟車有關的。」不過大概不必擔心,今次一級方程式上海之行,F1 行政總裁埃克爾斯通 (Bernie Ecclestone) 更將自己的手提電話號碼給予他並表示:「如果有任何需要,可隨時聯絡我,F1 需要中國車手。」

(以上為節錄內容,全文請參閱《JMEN》五月號)


Comments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